兆亿光年外

生命不息,填坑不止。

这俩要是没个特殊剧情啥的我是真的不服啦。

萨拉迈尼比想象中的沉很多。


我不禁这样想。


无论是它承载的过往的荣耀,如今的责任,还是它原本的重量,都不该被一位还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拿在手里。


可他是我的国王,是联盟的一员。


安度因比任何人都热爱和平。即使被加尔鲁什敲碎的圣钟砸断全身所有的骨头,他也没怨恨过这个兽人一秒,即使自己的父亲在破碎海滩战死,他也坚持要先打燃烧军团,暂缓和部落的矛盾。


但他同时也无比的坚强,与黑龙公主周旋过,为远征的战士们赐福过,把他的父亲从死亡的国度唤回,一次又一次的创下奇迹。


我觉得他永远都不会上战场,他这么的年轻,这么年轻就失去了父母,承担起国家的责任,面对一个又一个个的抉择。


萨拉迈尼很沉,也许在萨格拉斯之墓门口捡起萨拉迈尼之前,安度因都没想过他可以挥得动剑。


他是圣光的忠实信徒,他被预言到会在将来结束光与影之战。


但他现在,不仅挥得动剑,还用这剑保护了他的人民。


……当他放下剑,萨拉迈尼插入洛丹伦干燥的大地,我感受到了它的重量。


来自遥远的上古之战,暗夜精灵兄弟的荣耀——


来自不再存在的塞拉摩,吉安娜托付给瓦里安的信任——


来自圣光中他父亲的嘱托——what a king must do.


是沉甸甸的责任。


金色的光幕降临,我感受到了一股力量。


是和平的信念,也是不屈的义愤。


我将永远效忠您我的陛下,您是我的指引之光。

梦境前沿二、三(完)

二、代行者们

 

代理人爱德华。

 

少年曾听见别人这么称呼爱德华,并不是少年自吹自擂,作为预言者的他,人际圈有九成九都是教廷山的高级牧师,都是高层中的高层,可他从未听说过什么“代理人”的说法。

 

所以,那到底是谁说的?

 

他记不太清了。

 

是什么时候听见的?

 

也无法确认。

 

只是模糊记忆中的一张沾满血的脸,年轻又沧桑,用闪着微弱红光的茶色眼睛看着他,对他说:

 

“你真幸运。”

 

啊啊,无疑,遇见了爱德华和萨锡的少年是极其幸运的,可是神没有告诉少年,幸运是一时的存在,太过幸运反而会留下太多不舍。

 

就像现在。

 

因为无法回避米切尔关心的眼神,葬礼结束后回到教廷山的少年只好对他说:“我没事。”

 

可是却没办法面对萨锡,在遗产局墙外的树荫下,少年看见萨锡和圣徒雅诺在说话。他对圣徒雅诺有某种意义上的熟悉,教皇的第一辅佐,教皇派的当家之一,总是把真实情感隐藏在单片眼睛后的最高枢纽……也是爱德华过世后,他现在的监护人。

 

莫名的抵抗感涌上心头,少年明白的,雅诺想要通过萨锡的眼睛来监视他,这是一种保护手段,可是他不需要,他想对萨锡说别听雅诺的,可他又想起这是“保护”,他没有办法保护萨锡,甚至没有办法保护自己。

 

于是亲密无间的兄弟渐渐远离了,少年总是反复梦见稀松平常,又混乱不堪的梦境,有关爱德华的,这时他就会暗示自己醒来,这对经常需要纪录预言之梦的他来说是轻而易举就能做到的事情,但夜晚睡眠几乎报销了,他坐在沙发上对着书橱发呆,或者靠在萨锡的卧室门前一坐一夜,直到有次清晨意外被萨锡发现,他就再也没做过这样的事情。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早晨习惯性低血压的萨锡开始早起,为他忙碌早餐,那不如爱德华高大的身影在眼前挥之不去,萨锡咳嗽了很久少年才想起要带他去医院,几乎是以命令的口吻强拉着,才让俩人坐在诊室外的长椅上。

 

少年想成为兄长,想成为保护者。

 

萨锡默默接受这种安排,少年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说才是对的,他不想顺了雅诺的意,也不想让无辜的萨锡踏入权利的旋涡,想要保护自己和兄弟,少年必须投身教廷山的黑暗。

 

浑浑噩噩,少年努力让自己忙碌起来,去处理那些艰深的魔法,或者从未涉足过的领域,直到圣骑士苏比利特把他找去,告诉他因为连续缺勤十四课时,他被圣卡斯福大教堂除名了。

 

这对少年来说是无关紧要的事情,他压根不在乎有没有学上,能不能毕业,本来就是因为特权才来圣卡斯福,本来就是因为不想和苏比利特争论该不该对魔法方程式使用阿曼莎定理才不来上课,本来就是因为已经偏向教皇派才更加抗拒这位深不可测的圣卡斯福派领袖,少年没回头的走出课堂,在刺眼的阳光下他突然想起雅诺可能会在乎这件事,心情不由得沉重起来。

 

他该去哪儿躲避雅诺呢?少年举目四望,教廷山有无数建筑,房屋,可他连一个安全安静的地方都想不起来。

 

早晚都该面对的,只是因为爱德华的缘故才迟迟没有做决定,少年和雅诺来到教导院,让“十字军”的银色辉光闪烁在希洛克 阿金特 维伦斯塔德的名字前。

 

他第一次来这里是和萨锡一起,爱德华一直强烈建议他选择“祭司”,他没听,木已成舟后爱德华希望他能成为“圣骑士”庇佑众生,可他最终还是选择了“十字军”。

 

没有机会了,永远没有机会了,连吵嘴和被说教的机会都没有了。

 

少年有想要流泪的冲动。

 

伤痛的日子持续了多久,少年没有计算过,很久之后少年终于醒悟,虽然身体和灵魂都在前进,但他的心伴随着月光,永远停留在了老师去世的那一夜。

 

后来,他好像真的忘记了,好像从爱德华的阴影中走了出来,继续他年轻的人生,那是以二六四年为标志的,十字军奥拉维萨当选十字军枢机主教,同一年,少年成为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枢纽”,在月份上稍稍胜过他的现任监护人圣徒雅诺,甚至不以“主教”称号为最低限度,直接站在了教廷山最高权力机关中。

 

没有不可思议,他是预言者,本身就是“神迹”的代名词,是真正的“代行者”。

 

可这真的是正确的事情吗?雅诺和苏比利特留在枢纽议事厅,苏比利特向桌面投出象征“同意”的绿签和“弃权”的灰签,雅诺独自沉默了一会,把他手里攥着的绿签和象征“反对”的红签扔在了桌面上。

 

苏比利特的行为倒是合情合理,雅诺又是出于什么理由投了弃权票呢?

 

这两位在政治立场上完全相反的最高级牧师,眼中都有复杂的情感。

 

那是源于对雷神爱德华的理解。

 

是不想让年轻人背负起前人的血债,可又不得不看着他们一步步走向那条路的无奈,时过境迁,他们也都是从少年这个年纪开始接触命运,却无力阻止命运把魔爪伸向少年。

 

这其中,包括赞特博尔德十二世教皇。

 

最深的理解造就的最深的背叛。

 

还有名为卡斯的牧师。

 

  • 背叛者

 

听闻爱德华去世的消息时,圣骑士卡斯不觉得意外,那个人很早之前就说过死期将至,前后也没差多少年。

 

那么,真的就只剩他自己了。

 

病榻上的时光并不自在,这是后来的事情。

 

在他还算健康的时候,清算者曾经要求他教导预言者学习天选者魔法,好让“神之子”的选举工作能顺利展开。

 

卡斯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虽然,他有些诧异,教皇居然真的遵从了约定。

 

再次意识到爱德华的伟大的卡斯,没有觉得后悔,如果有什么能让他感觉到心痛,那应该是圣徒阿历克斯这个人。

 

明明想要去救奥林大主教——卡斯在爱德华的授意下阻止了阿历克斯,明明对马夫蒂无比忠诚——卡斯却出卖了他们。

 

“如果没有你,爱德华就要选择那个我们都不想要的方案。”爱德华对卡斯这么说,卡斯又对阿历克斯这么说。

 

那就是杀死凯蓝和凯斯彻。

 

因为爱德华无法下手,卡斯才认为阿历克斯是可以牺牲的了。

 

没办法,只靠马夫蒂是无法拯救世界的,马夫蒂和清算者的对抗只会消耗有限的资源和精力。

 

……只有当一方完全被消灭时,这对抗才会停止。

 

即便面对世界卡斯问心无愧,可他仍然无法面对爱德华的家人,预言者,和那位黑头发的少年,犹如另一个爱德华。

 

那么,这就是惩罚吧。

 

王国历二六六年一月十七日,“神之子”诞生前两周,圣骑士卡斯因尿毒症,病逝于教廷山医院联合修道院,享年三十六岁,马夫蒂全员至此皆殁,且无一人亲眼见证“神之子”诞生,历史进入了毁灭的终章。

————————————————————————

虽然没有明确的印象,但设定上讲凯斯彻是长得比较漂亮的,中性美,虽然谁跟他提这事儿他跟谁急眼。看起来完全不像,却的的确确是个实战型选手,曾经在爱德华任其和凯蓝班主任的时候,仅凭一己之力揍翻四个冒犯他的同学,全都住进了医院联合修道院,爱德华私下表示“这帮孩子下手再狠点就可以创造历史了”。但唯独凯蓝说他漂亮他不在意,反而笑着接受了,这大概就是爱吧。

梦境前沿 第一部分

作者想问自己的一些事情,共三部分。

 

一、神明

 

爱德华 帝尔提斯 塞克罗森特睁开眼。

 

三十三岁,对于最长不过百年寿命的人类来说,这是一个刚能意识到人生是什么,决定做些什么如何去度过的年龄,太短暂,也太漫长,不值得骄傲,却又无比的怀念。

 

他清晰的意识到,他已经死了,没有生理上的痛楚,他十分庆幸。

 

严格来说,爱德华 帝尔提斯 塞克罗森特在二十一岁那年就死了,他的心脏在一个冬日清晨停止了跳动,在后续十二年里支撑着他的躯壳的,是直到现在依旧熊熊燃烧的拯救信念。

 

爱德华望着他所处的空间,黑色大地无边无际,平缓的起伏,暗沉的红色天空像是蒙着一层蜡,有风吹过他的耳边,但风声似乎是他对这景色的脑补。他来过这里,这里是希洛克的梦境,是已经诞生了的,也是一度被他阻止了的最后一个预言之梦。

 

握紧双手只能感觉到轻微的回力,他的动作发不出一丝声音,他的存在感如此薄弱,但确实存在着,还能思考,还能行动,是活着的证明。

 

爱德华有一瞬间认为,如果他还活着,他可以做到更多的事情,“活着”本身是必要的痛苦,于他,于这个世界都是,现在他把这份痛苦转嫁到了少年身上。

 

那一定是,非常非常痛苦,又无可奈何的事情吧。

 

金色眼睛的男人凝望天空,他伸出了手。

 

爱德华生前不是一名优秀的人类,他作为牧师的能力只算得上是中规中矩,没有过人之处,许多年前他从“光晕”的前任主人冰灵薇拉那里接触到了把灵魂力量保留在非现实世界的魔法,那时他就预料到了会有这么一天。

 

但现在不是,他“想”做什么,于是就去做了。

 

比如,巨大的锁被拖拽到他的面前,他用锁链将之束缚,再放逐至遥远的天空,无关任何魔法,所有一切回应着他的召唤。

 

神明因其本身是神而为神,有人因强大的力量而为神,有人因渊博的知识而为神,有人登上凡人的顶点,有人舍弃肉体追逐神之境界,也有人举起旗帜向神明宣战,在这种种不同的人类之间,有一个人因其精神超越了这个世界,而成神。

 

——爱德华 帝尔提斯 塞克罗森特。

 

不需要了……

 

他对至高无上的存在说话。

 

我在这里就好。

 

这里将被开辟成“梦境前沿”,我会成为唯一的守望者,等待那名少年再次来到这里,解开一切谜团,寻求最后的答案——

 

毁灭的结局。

 

现在还不是时候,所以,请让我将之延后,反正我不是一直都在做这样的事情吗?

 

拯救——却没有得到真正的救赎。

 

曾经,有一个自我救赎的选项摆在爱德华面前,去牵起所爱之人的手,成为丈夫,成为父亲,成为普通人,远离困扰着他的所有事物。

 

但女人主动放开了他的手,告诉他,你还有未尽的事业。

 

是的,因为这句话,他走到了现在。

 

是爱让人无所不能吗?恐怕,是因为爱产生的愧疚之心吧。

 

当然,爱德华毫无疑问是发自内心爱着少年的,他也能坦然承认最初是因为少年特殊的力量才对少年刮目相看。可在相处的过程中,他们成了彼此的扶持和依托,逐渐看穿世界的爱德华希望留给少年一个留存的世界,一个虽然没有他,但依旧美好的世界。

 

……太傲慢了。

 

爱德华知道这一点。

 

他是那么的清楚这一点,所以不顾一切的选择萨锡作为守护者,把萨锡从命运之路上推离,只为留下些许自己的影子。

 

这样看来,爱德华毫无疑问是邪恶的。

 

如果,他真的邪恶到抛弃良知就好了,这样的话他就不会无法对凯蓝和凯斯彻下手,在神殿上层,那个夜晚,他就不会是握着凯斯彻的手,而是扼住凯斯彻的脖颈;马夫蒂就不会集体自杀在艾斯莫尔神殿,而是由他带领,以“光晕”为祭,拼死解除凯蓝身上的大结界,消灭双星。

 

可是——没有可是,如果——没有如果。

 

被背叛是理所应当的,殉教是最后的出路,死亡是逃脱不掉的命运。

 

但是,这种悲剧究竟发生了多少次,才诞生了“爱德华”这个人,才让他一步步走到神明的境界。

 

这种悲剧无论发生了多少次,都不会让爱德华失去拯救的信心,他相信着少年们,相信还活着的人们。

 

哪怕是清算者,哪怕是一粒石子。

 

爱德华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他把命运带上了正轨,“神之子”是它的终点和归宿,这世界就不再需要他,因为无论多少次,他都会让“双星”活下去,看着他们拯救,亦或是毁灭。

 

无能和伟大的集合体,悲壮又辉煌的颂歌。

 

这就是爱德华。

 

也有许多遗憾。

 

他转身朝着双瞳的眼走去,无数骸骨从天空坠下,隔绝了梦境前沿,爱德华的身影渐渐融化。

 

齐格飞。

 

古代人少年依旧每日彷徨着。

 

查理和爱丽丝。

 

无辜者会向牧师发起复仇吗?

 

影舞者艾达。

 

得不到结果就是最大的惩罚。

 

班森中尉和卢比纳特家的双子。

 

扭曲命运的牺牲者。

 

钱宁。

 

爱德华无法拒绝他的善良。

 

哈维尔。

 

无法接受你的心脏,很抱歉。

 

阿历克斯。

 

擅自把你拉进命运的旋涡,最后都怀抱着沉甸甸的忠诚。

 

……

 

无法忘怀,无法原谅,无法对自己双手的鲜血装作视而不见,无法从别人的声音里得到慰藉,只能用这种方式去回报那些人的牺牲,你们曾生活的世界,你们曾保护的世界,如今——

 

光芒闪过。

 

红色的空间重归寂静,重归沉眠,重归等待。

 

只有风无声吹过。


总之用了两个晚上速成一遍FA小说,略过了所有红方尤其是天草的剧情,可能年纪大了,愈发看不惯天草这种强加给别人的做法,哦,你要救济人类,你有问过全人类的意见吗,全人类表示你是哪根葱要你代表来救济我们?

另外就是主角齐格的问题,可以说,因为他总被黑,所以我这吃瓜党也略知一二,但看完后我觉得…………齐格本身没什么问题啊,他确实傲天,刚下飞机就捡齐三级包三级甲三级头八倍镜98K,还有俩神队友,路上谁都扔他弹药,明明每次都要成快递员,却偏偏到最后吃了鸡。但话又说回来,业界药丸这么多年了,比齐格更傲天的主角大家见得还少吗,干嘛专注怼齐格,怕还是因为他泡了贞德的缘故……fate里有个性的人一搓一麻袋,齐格这种没啥性格的反而是清流了,总让我看金皮卡之流也是会审美疲劳的。

展开说说,如果如很多人所愿,把天草捧到主角位置,那么这个作品将会非常~非常~非常之无聊,因为你总得看一个老谋深算的伪善者为你冷静分析一切,跟看标准答案似的,能满足一部分中二病的幻想,但首先,这种人不好写,其次,负责推进剧情的一般都是反派,你不从侧面烘托反派多牛逼,反而要听反派吹自己,这是不是太奇怪了。

齐格的幸运值。确实是e后面的x数不过来没跑了,逃跑路上捡神装也是没谁了,你要说他幸运吧……他好像幸运全在前期用光了,后面该得开挂还是得开挂解决,起点高,后续平庸是常态,总比起点高(比如小莫天草),后续更牛逼导致战斗力失控好得多。

齐格和贞德的感情线。动画中贞德被大飞哥的自我奉献精神打动了所以发誓要保护齐格←这理由能说服我,至于别人怎么想那是一千个人一千个哈姆雷特的故事。小说里是用了相当的笔墨来写啊,FA故事这么紧凑,能挤出这么多行字给俩人谈恋爱已经是下了血本了,但问题是啊!!!东出你写谁不好非得写人气角色!!这不气人嘛!!贞德的性格没太大问题,附身被本人格影响的解释也不错(附身那妹子我觉得是全篇最牛的,很善良很善解人意,还给齐格送了助攻……),所以更接近人类的状态,当女主角看还是很萌的,runner那是动画表现的问题(请甩锅给监督),小说里也是该萌就萌,该下决心就下决心,很能打,也确实很喜欢齐格,从结局表现出的贞德用了漫长的时间来寻找去里侧的方法终于和齐格再次相遇,也是感动到了我。

齐格能不能打。变飞哥挺能打的,最后和天草打那也是开了全身的挂+老婆死了给加了复仇BUFF,但这就是套路。

不过确实,上飞哥号啊,和迦尔纳天草五五开啥的也很扯就是了,FA这么多人物,5卷显得略微单薄了。而且时间超紧张,几乎没有任何空余留给齐格去刷社会经验值,齐格后半程全程思考什么是人类什么是世界什么是地狱这类哲学问题……作者有点本末倒置了。

再另,阿福非常讨喜,在一群奇怪的人中,阿福简直就是穿透迷雾的光啊!但!齐格!!你最后去了里侧!把阿福自己留在现世!!那么长时间!我好心痛啊!!阿福吃了一辈子你和贞德的醋!!

对小莫没啥感觉……剩下的,大飞哥算一个,蛮喜欢的,剩下的……没了。

总结,FZ小说真尼玛好看,但SF文库的已经不是我最开始看的那版了,凭记忆力写一下当时看的结局。

“──凯利,长大后你想成为什么样的大人呢?”

令人目眩的阳光下,她这么对我问道。

她的温柔,她的微笑,我永远不会忘记。

这个世界是如此美好,好想让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这么想着的我,说出那句誓言。

我会永远记得这一刻的心情。

“我啊,想要成为正义的伙伴哦。”


She was always the best of us.

这两天怎么净是炸弹……

拆包爆出的新语音,蛋总隔空表白大德夫妇(雾),看文字的时候我就受不了了,眼泪哗哗的,不看评论也知道这时肯定一群人在黑泰兰德,正好趁此机会说说感受。

作为蛋粉,从war3那句“Tydrande?It is your voice,After all this ages spent in darkness , your voice is like the pure light of moon upon my mind.”起就对蛋总产生了无穷的好感,到冰封王座前“sometimes the hand of fate,must be forced”直接达到巅峰,诚然,看过《上古之战三部曲》的都知道,蛋总年轻时那真就是个一心想在心上人面前表现自己的中二病,他对他兄弟做的一些事情也真是过分,说是为拯救艾泽拉斯吧,他掺杂自己私情也是为了寻求力量,不过他想的比较直,泰兰德不喜欢我是不是因为我不够强?有时候觉得他简直蠢得可爱(真是活该你泡不到泰兰德……)。

现在对蛋总的争议,依旧聚焦在leg的这一番“洗白”,突然天降“圣光之母”泽拉钦定蛋总当救世主,说伊利丹是注定终结燃烧军团之人,之前多么多么忍辱负重(《伊利丹》中描写得尤为突出,这小说虽然7.0一开就被吃了不少,但写得还不错),还批判了打黑庙的玩家一通,说真的,这任务做得我也来气,当初让我们打黑庙的不是你们纳鲁?黑庙门口那个闪瞎眼的纳鲁是LED灯光特效么?!麻烦你和阿达尔对好任务说明再坠落艾星好不好啊。

但这个根本问题是,蛋总根本不需要这番“洗白”,他本来也是怼军团,跟你钦定不钦定一点关系都没有,非得给他搞这么大一头衔,本来就是灰色人物,现在变得更招黑了。

暗夜要塞过后,蛋总也就是在破碎海滩发发任务,萨墓CG,蛋总直接把阿古斯拉了过来,这时我才觉得蛋总崩溃的人设有所恢复,他就是那个为了怼军团不择手段的人,你跟他讲把阿古斯拉过来有多少多少危害的道理,这个人是不在意的。

7.3一开,蛋总射爆泽拉普天同庆,很少见玩家为一个正面人物死亡而喜大普奔的时候,也侧面表明了这个“钦定”是有多么多么的脑残,直接带崩了图拉扬+维伦两个圣光大佬的人设,顺带让一直以来都伟光正的纳鲁形象变得岌岌可危,信圣光的都表示很委屈。

早在阿古斯还没开的时候就爆料蛋总最后会成为萨总的狱卒,被关了一万年的家伙居然也有看守别人的一天,想来除了感觉讽刺,更是觉得心酸。既然结局已定,似乎过程怎么发展都可以接受了,但,暴雪跟去棒子国取了经似的,还是只取了一半的那种,给蛋总搞了足有一千字的真情流露台词,看得我两眼泪汪汪,心如刀绞,恨不得把弗洛尔吊起来打()。

编剧总算想起蛋总还有个亲兄弟,还有个暗恋了一万年的嫂子,连玩家的份儿都顺带捎上了,结果呢,大德夫妇听完蛋总的真心话后表示:冷漠.jpg,对蛋总的遗言根本没有任何反应啊啊啊啊啊。

我怀疑我对war3的记忆,对《上古之战》的记忆出了偏差,蛋总再怎么罪孽深重,无法原谅,这都最后一面了,都遗言了,蛋总都要付出他的命运去看着萨总的封印了,编剧多给大德夫妇两句台词又能怎样,就不能让惦记这仨人惦记了二十年的玩家也舒心一下吗,您这是换着样黑大德夫妇吧(果不其然,爆出希利苏斯貌似被一剑插了的样子,这地方有毒吧,鹿盔祸起渊源就在这儿,沙漠里的塞纳里奥议会你们还好吗)。

刨去这些牢骚,我依旧记得那个痴情的蛋总,说出“ Whatever I may be , Whatever I may become in this world .....know that I will always look out for you , Tyrande ..... ”这句话的蛋总,会掉落“泰兰德的记忆”的蛋总,死前最后看到的幻象是泰兰德的蛋总,怼军团不顾一切的蛋总,不被理解也坚持到最后的蛋总,不相信钦定说出“只有我们才能拯救我们自己”的蛋总,他是……伊利丹 怒风。

Although the times i wished your heart had made a different choose,in the end,i know you made the right one.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这次是重组后的清算者的两位成员。

圣骑士基利诺——建设部的圣卡斯福派,256年加入重组后的清算者,圣徒阿历克斯的同办公室同事。

十字军科尼利厄斯——名字太长,直接叫科尼就好了,251年加入清算者,这个人就很有得讲了,但是要是详细写可能长达好几万字,我就简要说说。

首先得从科尼的老师讲起(看P3P4,第一部的剧情,这是留了十年的伏笔……),科尼的老师是雷神西尼加,和赞特博尔德十二世教皇是一辈人,也是教皇的朋友,同时西尼加也是当时教廷山苦修会的会长,是他在当年把虔诚的爱德华推荐给了保密部的人(相当于为保密部选择炮灰的“猎头”),从而促成让卡尔带着爱德华参加灵魂守护者试炼这件事情。

而科尼,由于常年生活在西尼加的高压教育之下,早就对老师不满了,而且他强烈反对用人海战术寻找“神之子”,认为这样不符合女神的仁慈,科尼在此事上站在老师和保密部的对立面,但西尼加也是很强势的一个人,对科尼的反对并不在意。

常年苦修的西尼加身体不好,科尼就“趁你病要你命”,246年年末,西尼加因病倒地,科尼趁机对西尼加实施了“早有预谋,手段残忍的伤害手段——出自《二百四十六年教廷山高级牧师袭击案检察官手记》”。被当场抓获,科尼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西尼加吊着一口气向友人赞特博尔德十二世教皇请求留学生一条命,科尼被投入审判庭,经过半年的调查和审判后,科尼最终被判十二年有期徒刑,后被假释出狱——完美错过第一部和第二部大部分剧情。

由于会长要下山接受治疗,会长继承人科尼被判入狱,苦修会不仅要为雷神西尼加支付大笔的治疗费,更是无颜面对教廷山众牧师,苦修会因此迅速凋落,真正还在坚持的苦修会成员寥寥无几,不过科尼对此喜闻乐见。

科尼在二百五十一年从审判庭假释,教皇想找个办法看着他,于是就把科尼拉进了清算者,因为苦修会这时实在算不上一个组织,因此科尼逃过了爱德华设下的“清算者背景审查”(爱德华也是心大,他明明知道当年自己被选上和苦修会有关,但因为时间太过巧合,爱德华经过试炼后没多久苦修会就没落了,导致没有直接的原因刺激爱德华去寻找真相),于二百五十一年成功加入清算者。

科尼清楚保密部和“神之子”的事情,因此他对爱德华和卡斯充满了愧疚,也比较尊敬受到伤害,仍坚持拯救世界的爱德华,但他平时和爱德华接触不多。

爱德华在二五六年突然宣布带领马夫蒂退出清算者的事情令科尼难以接受,他也想用自己的力量为当年因苦修会受到伤害的人们做些什么,可教皇和西尼加不可能放过他。

科尼利厄斯需要一个理由,使他可以心无旁骛的站在清算者阵营对抗爱德华,而这,和他的本心息息相关。


(截稿前一切均有吃书的可能)

终于,在距离六万字还有九百字的时候写到了这个《马夫蒂》篇最最重要的人物之一——圣徒阿历克斯。

Alex,阿历克斯,阿列克斯,亚历克斯哪个翻译好呢~~还是选择了阿历克斯这个译法,看着顺眼点。

圣徒阿历克斯现年28岁,和爱德华差不多大,建设部的工程师,和圣骑士基利诺是同办公室的同事,也是一位有着秘传魔法力量的牧师,性格上比较自说自话,在爱德华看来是比较不容易掌控的那一类型,十分苦恼自己的秘传魔法力量,后在爱德华的邀请下加入了马夫蒂 纳比尤 艾林,比起拯救世界,选举“神之子”之类的大义,阿历克斯更看重的是爱德华的知遇之恩。

花了一个小时整理了下时间线,虽然看着没多少,但确实横跨了第二部结尾+第三部开头,洒洒洋洋也有五万字左右的内容,而且,因为第二部结尾+第三部开头,这段时间的内容不是循序渐进的,导致我写第三部的时候总在想A事件发没发生过,B事件是A事件之前还是之后,被逼无奈才整理了时间线,这一整理不要紧,又找出BUG了……


在设想中,爱德华外传的每一部进行四年,一共十二年(其实是十四年),但实际上,三十万字的卡尔篇,只进行了三年,而二十万字的清算者爱德华篇,实打实的进行了六年!虽然中间有两年爱德华在和奥菲进行的事传统RPG的打怪升级活动……255年更是只写了卢比纳特家灭门案和“诅咒的双星”兑现两个典型事件(还都在年末),结局256年春天建立马夫蒂 纳比尤 艾林是为了对应第一部清算者建立事件,所以,清算者篇的字数是被压缩了的。


一部分关于马夫蒂建立的理由和过程,为了对应第三部马夫蒂篇,直接放到了第三部开头写,第三部开头还在255年爱德华巡礼期间(清算者篇结局在256年春),第一章“魔力引渠”是255年5月,第二章之后是255年4月的三重野审判,再之后是255年6月和7月间的不眠之峰,然后就顺当了……跳跃的时间直接把作者写懵逼了,果然写东西不难,整理才是最难的。



那个魔兽的脑洞一直没时间写

凯特-冰法

伊斯图斯塔亚-奶骑

凯文-血DK


故事大概是他们都洛丹伦人,凯特是自由法师,在东部王国南边旅行的时候爆发了天灾,她的弟弟和家人都死了,所以凯特十分仇视亡灵。

她回洛丹伦为家人报仇的时候差点被从属阿彻鲁斯的血DK凯文给杀了,圣光之愿礼拜堂的奶骑伊斯图斯塔亚救了她(其实凯特那时候已经死了,开了冰箱都没挡住,虔诚的伊斯把她复活了),圣光之愿怀疑凯特是血色十字军的人,伊斯当然相信凯特,他一直想要告诉凯特人与人之间的信任。

然后就是阿彻鲁斯反水,凯特对银色黎明和黑锋结盟十分不满,凯文跟达里安回暴风城,刚巧伊斯和凯特在暴风城采购,凯特差点在大街上跟凯文打起来,最后三人一起前往龙骨荒野的岗哨。

中间发生了许多许多事,主要分为三大章——蓝龙哀叹,圣光永恒、巫妖王之怒

蓝龙之章——被巫妖王拉起来的蓝龙阿丽约苟萨,她生前的好友红龙蔻莉亚斯塔萨,青铜龙费蒙诺姆,以及主角团建立起初步羁绊的故事。

圣光永恒——之前一直照顾受伤的凯特的牧师汉娜,在登陆诺森德不久后被诅咒教徒控制了,凯特和凯文是唯二对此有所察觉的人,最后诅咒教徒趁人不备掳走汉娜(死亡),凯特独自前去营救(这时她死了第二次,由于之前被伊斯复活,导致伊斯能够感觉到凯特生命力的强弱,他俩之间有一种特殊的联系),察觉凯特有异的伊斯,带着凯文和部队把潜伏于地底的诅咒教一锅端了,伊斯第二次复活凯特。

巫妖王之怒——汉娜事件和天谴之门事件(伊斯参加了天谴之门之战,凯特也感觉到某一瞬伊斯的生命力降至零点,把她吓坏了)让凯特十分沮丧,伊斯好不容易让她看见的各族联合的期望再次破灭,害怕凯特再次陷入极端想法的伊斯申请了三人参加大领主弗丁举办的银色比武大会,但只有伊斯一个人的申请被批准了。凯文是主动放弃资格,前往暗影穹顶,凯特伤好后回到了联盟,三人暂时分别。

凯特和凯文虽然一直互相嫌弃,但在多次的并肩战斗过程中建立起了深厚的友情,在与DK们的接触中,凯特渐渐放下了对DK们的成见,虽然直到最后她都没有放下对亡灵的仇恨。

凯特和凯文作为观众看着伊斯成为冠军之一,终于到了讨伐巫妖王的时候。

凯特作为先遣部队和伊斯冲锋在前,凯文和黑锋骑士团清扫冰冠堡垒内部。在霜翼大厅,凯文看见了凯特冻僵的尸体,他知道不再会有虔诚的圣光力量强大的圣骑士再次温暖起凯特的身体,没人能逃过死亡,伊斯图斯塔亚和其他冠军死在了冰封王座前,只有大领主弗丁一人存活。

战争结束后,凯文回到他们最初落脚的岗哨,早已知晓一切的青铜龙费蒙诺姆给凯文看了一个幻觉,凯文找到凯特的记事本,里面有凯特和伊斯的魔法影像,两人对冰冠堡垒的战斗早有觉悟,对凯文做了郑重的道别,希望他们中无论谁在最后存活,都一定要好好活下去,为了死去和活着的人,要去享受他们理应得到的和平和安宁。

许多年后(leg),凯文跟玩家和达里安来到圣光之愿礼拜堂(DK神器任务),凯文看见了伊斯图斯塔亚的骨灰盒(空的),镜头一转,冰封王座前手持堕落王子之剑(因为凯特的缘故从血DK转成冰DK了)的凯文回忆起当年的那两个人,时光飞逝,白云苍狗,近视此虽近,《邈若山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