兆亿光年外

生命不息,填坑不止。

She was always the best of us.

这两天怎么净是炸弹……

拆包爆出的新语音,蛋总隔空表白大德夫妇(雾),看文字的时候我就受不了了,眼泪哗哗的,不看评论也知道这时肯定一群人在黑泰兰德,正好趁此机会说说感受。

作为蛋粉,从war3那句“Tydrande?It is your voice,After all this ages spent in darkness , your voice is like the pure light of moon upon my mind.”起就对蛋总产生了无穷的好感,到冰封王座前“sometimes the hand of fate,must be forced”直接达到巅峰,诚然,看过《上古之战三部曲》的都知道,蛋总年轻时那真就是个一心想在心上人面前表现自己的中二病,他对他兄弟做的一些事情也真是过分,说是为拯救艾泽拉斯吧,他掺杂自己私情也是为了寻求力量,不过他想的比较直,泰兰德不喜欢我是不是因为我不够强?有时候觉得他简直蠢得可爱(真是活该你泡不到泰兰德……)。

现在对蛋总的争议,依旧聚焦在leg的这一番“洗白”,突然天降“圣光之母”泽拉钦定蛋总当救世主,说伊利丹是注定终结燃烧军团之人,之前多么多么忍辱负重(《伊利丹》中描写得尤为突出,这小说虽然7.0一开就被吃了不少,但写得还不错),还批判了打黑庙的玩家一通,说真的,这任务做得我也来气,当初让我们打黑庙的不是你们纳鲁?黑庙门口那个闪瞎眼的纳鲁是LED灯光特效么?!麻烦你和阿达尔对好任务说明再坠落艾星好不好啊。

但这个根本问题是,蛋总根本不需要这番“洗白”,他本来也是怼军团,跟你钦定不钦定一点关系都没有,非得给他搞这么大一头衔,本来就是灰色人物,现在变得更招黑了。

暗夜要塞过后,蛋总也就是在破碎海滩发发任务,萨墓CG,蛋总直接把阿古斯拉了过来,这时我才觉得蛋总崩溃的人设有所恢复,他就是那个为了怼军团不择手段的人,你跟他讲把阿古斯拉过来有多少多少危害的道理,这个人是不在意的。

7.3一开,蛋总射爆泽拉普天同庆,很少见玩家为一个正面人物死亡而喜大普奔的时候,也侧面表明了这个“钦定”是有多么多么的脑残,直接带崩了图拉扬+维伦两个圣光大佬的人设,顺带让一直以来都伟光正的纳鲁形象变得岌岌可危,信圣光的都表示很委屈。

早在阿古斯还没开的时候就爆料蛋总最后会成为萨总的狱卒,被关了一万年的家伙居然也有看守别人的一天,想来除了感觉讽刺,更是觉得心酸。既然结局已定,似乎过程怎么发展都可以接受了,但,暴雪跟去棒子国取了经似的,还是只取了一半的那种,给蛋总搞了足有一千字的真情流露台词,看得我两眼泪汪汪,心如刀绞,恨不得把弗洛尔吊起来打()。

编剧总算想起蛋总还有个亲兄弟,还有个暗恋了一万年的嫂子,连玩家的份儿都顺带捎上了,结果呢,大德夫妇听完蛋总的真心话后表示:冷漠.jpg,对蛋总的遗言根本没有任何反应啊啊啊啊啊。

我怀疑我对war3的记忆,对《上古之战》的记忆出了偏差,蛋总再怎么罪孽深重,无法原谅,这都最后一面了,都遗言了,蛋总都要付出他的命运去看着萨总的封印了,编剧多给大德夫妇两句台词又能怎样,就不能让惦记这仨人惦记了二十年的玩家也舒心一下吗,您这是换着样黑大德夫妇吧(果不其然,爆出希利苏斯貌似被一剑插了的样子,这地方有毒吧,鹿盔祸起渊源就在这儿,沙漠里的塞纳里奥议会你们还好吗)。

刨去这些牢骚,我依旧记得那个痴情的蛋总,说出“ Whatever I may be , Whatever I may become in this world .....know that I will always look out for you , Tyrande ..... ”这句话的蛋总,会掉落“泰兰德的记忆”的蛋总,死前最后看到的幻象是泰兰德的蛋总,怼军团不顾一切的蛋总,不被理解也坚持到最后的蛋总,不相信钦定说出“只有我们才能拯救我们自己”的蛋总,他是……伊利丹 怒风。

Although the times i wished your heart had made a different choose,in the end,i know you made the right one.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几年前就风风火火的传《银英》动画要重置的消息,更是有漫画连载,不过那个画风……今天终于得到了确切的消息,一时间竟有如梦中。可动画这个人设……说好的莱因哈特田中钦定宇宙第一帅呢,杨这么年轻真的没问题么!还有齐格飞……据说只有12话,是不是演到齐格飞死就结束第一季了,我先哭为敬好吗qaq。

记得那是上学时候第一次知道《银英》,看完原作看动画(当时印象中动画一集贼长,后来才知道是OVA,那时候人设真好看啊,就像我一直觉得早期高达的人设都超好看),《尤里安的伊谢尔伦日记》是去打印社打印下来看的,杨威利语录也是能倒背如流的,至今仍不敢重温《魔术师 一去不返》那一章,每次看都把自己看得泪流满面,效果拔群。

这小说给我影响极大,我小说里许许多多年龄梗就来自“莱因哈特和杨相差八岁”,爱德华死在33岁是因为杨死在33岁,这么看希洛克的地位约等于尤里安,我也直接拿尤里安这个名字用进《硬币的背面》,更别提齐格飞 吉尔菲艾斯了。第一次被《银英》shock到就是齐格飞的死,幼稚的我满脑子都是:主角身边的人还能这么死的?!事实证明我太年轻了,毕竟是田中,毕竟是团灭,毕竟书还没完杨就死了,毕竟统一全宇宙的莱因哈特皇帝25岁就死了……(所以我的团灭情结大概就是来自《银英》+高达z)

每年六一都会想起书中的情节,莱因哈特想把姐姐托付给齐格飞,结果齐格飞为了保护他死了,莱因哈特想把帝国托付给杨,结果杨被暗杀了,第一次从书中感觉到无力,谁也没办法阻拦它的发生,甚至,如今想起来是那么的理所应当,如果不是这样,杨最爱的历史又将如何发展?

作为科幻小说,田中的水平和眼界显然是达不到“科幻”高度的,但作为“歌剧”,《银英》可以说是非常名副其实了。浩瀚如烟的舞台背景,我至今也只能靠单个字分辨角色的人物名字,帝国侧体系完善的阶级关系,同盟侧日渐夕阳的民主与自由。思考“何为统治”“民主与独裁”固然是《银英》想表达的一部分,但许多年后再次想起,我更多感叹的是《银英》中每一个人物的命运,他们曾让我夜不能寐,辗转反侧,这么多年后,他们又回来了,此时此刻,莱因哈特的那一句著名台词响彻宇宙:

“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这次是重组后的清算者的两位成员。

圣骑士基利诺——建设部的圣卡斯福派,256年加入重组后的清算者,圣徒阿历克斯的同办公室同事。

十字军科尼利厄斯——名字太长,直接叫科尼就好了,251年加入清算者,这个人就很有得讲了,但是要是详细写可能长达好几万字,我就简要说说。

首先得从科尼的老师讲起(看P3P4,第一部的剧情,这是留了十年的伏笔……),科尼的老师是雷神西尼加,和赞特博尔德十二世教皇是一辈人,也是教皇的朋友,同时西尼加也是当时教廷山苦修会的会长,是他在当年把虔诚的爱德华推荐给了保密部的人(相当于为保密部选择炮灰的“猎头”),从而促成让卡尔带着爱德华参加灵魂守护者试炼这件事情。

而科尼,由于常年生活在西尼加的高压教育之下,早就对老师不满了,而且他强烈反对用人海战术寻找“神之子”,认为这样不符合女神的仁慈,科尼在此事上站在老师和保密部的对立面,但西尼加也是很强势的一个人,对科尼的反对并不在意。

常年苦修的西尼加身体不好,科尼就“趁你病要你命”,246年年末,西尼加因病倒地,科尼趁机对西尼加实施了“早有预谋,手段残忍的伤害手段——出自《二百四十六年教廷山高级牧师袭击案检察官手记》”。被当场抓获,科尼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西尼加吊着一口气向友人赞特博尔德十二世教皇请求留学生一条命,科尼被投入审判庭,经过半年的调查和审判后,科尼最终被判十二年有期徒刑,后被假释出狱——完美错过第一部和第二部大部分剧情。

由于会长要下山接受治疗,会长继承人科尼被判入狱,苦修会不仅要为雷神西尼加支付大笔的治疗费,更是无颜面对教廷山众牧师,苦修会因此迅速凋落,真正还在坚持的苦修会成员寥寥无几,不过科尼对此喜闻乐见。

科尼在二百五十一年从审判庭假释,教皇想找个办法看着他,于是就把科尼拉进了清算者,因为苦修会这时实在算不上一个组织,因此科尼逃过了爱德华设下的“清算者背景审查”(爱德华也是心大,他明明知道当年自己被选上和苦修会有关,但因为时间太过巧合,爱德华经过试炼后没多久苦修会就没落了,导致没有直接的原因刺激爱德华去寻找真相),于二百五十一年成功加入清算者。

科尼清楚保密部和“神之子”的事情,因此他对爱德华和卡斯充满了愧疚,也比较尊敬受到伤害,仍坚持拯救世界的爱德华,但他平时和爱德华接触不多。

爱德华在二五六年突然宣布带领马夫蒂退出清算者的事情令科尼难以接受,他也想用自己的力量为当年因苦修会受到伤害的人们做些什么,可教皇和西尼加不可能放过他。

科尼利厄斯需要一个理由,使他可以心无旁骛的站在清算者阵营对抗爱德华,而这,和他的本心息息相关。


(截稿前一切均有吃书的可能)

终于,在距离六万字还有九百字的时候写到了这个《马夫蒂》篇最最重要的人物之一——圣徒阿历克斯。

Alex,阿历克斯,阿列克斯,亚历克斯哪个翻译好呢~~还是选择了阿历克斯这个译法,看着顺眼点。

圣徒阿历克斯现年28岁,和爱德华差不多大,建设部的工程师,和圣骑士基利诺是同办公室的同事,也是一位有着秘传魔法力量的牧师,性格上比较自说自话,在爱德华看来是比较不容易掌控的那一类型,十分苦恼自己的秘传魔法力量,后在爱德华的邀请下加入了马夫蒂 纳比尤 艾林,比起拯救世界,选举“神之子”之类的大义,阿历克斯更看重的是爱德华的知遇之恩。

花了一个小时整理了下时间线,虽然看着没多少,但确实横跨了第二部结尾+第三部开头,洒洒洋洋也有五万字左右的内容,而且,因为第二部结尾+第三部开头,这段时间的内容不是循序渐进的,导致我写第三部的时候总在想A事件发没发生过,B事件是A事件之前还是之后,被逼无奈才整理了时间线,这一整理不要紧,又找出BUG了……


在设想中,爱德华外传的每一部进行四年,一共十二年(其实是十四年),但实际上,三十万字的卡尔篇,只进行了三年,而二十万字的清算者爱德华篇,实打实的进行了六年!虽然中间有两年爱德华在和奥菲进行的事传统RPG的打怪升级活动……255年更是只写了卢比纳特家灭门案和“诅咒的双星”兑现两个典型事件(还都在年末),结局256年春天建立马夫蒂 纳比尤 艾林是为了对应第一部清算者建立事件,所以,清算者篇的字数是被压缩了的。


一部分关于马夫蒂建立的理由和过程,为了对应第三部马夫蒂篇,直接放到了第三部开头写,第三部开头还在255年爱德华巡礼期间(清算者篇结局在256年春),第一章“魔力引渠”是255年5月,第二章之后是255年4月的三重野审判,再之后是255年6月和7月间的不眠之峰,然后就顺当了……跳跃的时间直接把作者写懵逼了,果然写东西不难,整理才是最难的。



那个魔兽的脑洞一直没时间写

凯特-冰法

伊斯图斯塔亚-奶骑

凯文-血DK


故事大概是他们都洛丹伦人,凯特是自由法师,在东部王国南边旅行的时候爆发了天灾,她的弟弟和家人都死了,所以凯特十分仇视亡灵。

她回洛丹伦为家人报仇的时候差点被从属阿彻鲁斯的血DK凯文给杀了,圣光之愿礼拜堂的奶骑伊斯图斯塔亚救了她(其实凯特那时候已经死了,开了冰箱都没挡住,虔诚的伊斯把她复活了),圣光之愿怀疑凯特是血色十字军的人,伊斯当然相信凯特,他一直想要告诉凯特人与人之间的信任。

然后就是阿彻鲁斯反水,凯特对银色黎明和黑锋结盟十分不满,凯文跟达里安回暴风城,刚巧伊斯和凯特在暴风城采购,凯特差点在大街上跟凯文打起来,最后三人一起前往龙骨荒野的岗哨。

中间发生了许多许多事,主要分为三大章——蓝龙哀叹,圣光永恒、巫妖王之怒

蓝龙之章——被巫妖王拉起来的蓝龙阿丽约苟萨,她生前的好友红龙蔻莉亚斯塔萨,青铜龙费蒙诺姆,以及主角团建立起初步羁绊的故事。

圣光永恒——之前一直照顾受伤的凯特的牧师汉娜,在登陆诺森德不久后被诅咒教徒控制了,凯特和凯文是唯二对此有所察觉的人,最后诅咒教徒趁人不备掳走汉娜(死亡),凯特独自前去营救(这时她死了第二次,由于之前被伊斯复活,导致伊斯能够感觉到凯特生命力的强弱,他俩之间有一种特殊的联系),察觉凯特有异的伊斯,带着凯文和部队把潜伏于地底的诅咒教一锅端了,伊斯第二次复活凯特。

巫妖王之怒——汉娜事件和天谴之门事件(伊斯参加了天谴之门之战,凯特也感觉到某一瞬伊斯的生命力降至零点,把她吓坏了)让凯特十分沮丧,伊斯好不容易让她看见的各族联合的期望再次破灭,害怕凯特再次陷入极端想法的伊斯申请了三人参加大领主弗丁举办的银色比武大会,但只有伊斯一个人的申请被批准了。凯文是主动放弃资格,前往暗影穹顶,凯特伤好后回到了联盟,三人暂时分别。

凯特和凯文虽然一直互相嫌弃,但在多次的并肩战斗过程中建立起了深厚的友情,在与DK们的接触中,凯特渐渐放下了对DK们的成见,虽然直到最后她都没有放下对亡灵的仇恨。

凯特和凯文作为观众看着伊斯成为冠军之一,终于到了讨伐巫妖王的时候。

凯特作为先遣部队和伊斯冲锋在前,凯文和黑锋骑士团清扫冰冠堡垒内部。在霜翼大厅,凯文看见了凯特冻僵的尸体,他知道不再会有虔诚的圣光力量强大的圣骑士再次温暖起凯特的身体,没人能逃过死亡,伊斯图斯塔亚和其他冠军死在了冰封王座前,只有大领主弗丁一人存活。

战争结束后,凯文回到他们最初落脚的岗哨,早已知晓一切的青铜龙费蒙诺姆给凯文看了一个幻觉,凯文找到凯特的记事本,里面有凯特和伊斯的魔法影像,两人对冰冠堡垒的战斗早有觉悟,对凯文做了郑重的道别,希望他们中无论谁在最后存活,都一定要好好活下去,为了死去和活着的人,要去享受他们理应得到的和平和安宁。

许多年后(leg),凯文跟玩家和达里安来到圣光之愿礼拜堂(DK神器任务),凯文看见了伊斯图斯塔亚的骨灰盒(空的),镜头一转,冰封王座前手持堕落王子之剑(因为凯特的缘故从血DK转成冰DK了)的凯文回忆起当年的那两个人,时光飞逝,白云苍狗,近视此虽近,《邈若山河》。

Chapter 4 布莱恩

旧时海棠

 

Chapter 4 布莱恩

 

看着男人风尘仆仆的脸,海棠突然放下了心中的警惕。

 

“我们能不能采取老成一点的做法,比如用中文交流什么的。”

 

男人没料到海棠会这么说,他遮住嘴轻轻咳了一下,然后用中文说道:“希望我的中文能取悦你,小姐。”

“在三区,最好还是说当地人的语言。”

“为什么?”

“因为一些好事之徒喜欢捉弄外地人,你这样的一看就是外地人,”海棠慢慢勾起嘴角,露出狡黠的笑容,“比如他们会告诉外地旅客,必须乘坐磁悬浮列车才能去登机口登机什么的,毕竟三区机场这么大。”

男人惊讶的看着海棠:“就是如此,你怎么知道的!”

“但哪儿有这种道理嘛!都是套路,所以,嗯,就是这样……欢迎来到三区。”

男人也笑了:“我已经充分领略到三区人民的热情了,我是布莱恩 安萨,下个月即将到三区移民署任职。”

“我是曾海棠,如你所见,是个无业女青年。”

“那么曾小姐,能带我去找Q0031航班的登机口吗,这儿的指示牌真是太乱了。”

“……巧了,我也是这班。”

海棠看了眼机票,一直生活在高度自动化环境中的她还是第一次看见纸质机票是什么样,没办法,临时身份证不让她刷虹膜验证。

“去九区?”

“嗯,去散心。”

“像你这样的年轻小姐,一个人人生地不熟的……”

“哎呀,你这是在求欢吗?”

布莱恩红了脸颊,他帮海棠拖行李箱,两人并肩站在传送带上,阳光从他们右侧整齐射入。

“其实也是,”海棠看着前方说道,“是时候结婚了。”

“有心爱的意中人?”

“还没有,但是——”

 

海棠转头看着布莱恩,布莱恩比她高出好大一个头,他的阴影重叠在她身上。

 

“你觉得你怎么样?”

 

他们的体温纠缠在一起,在九区贴着奶油色壁纸的房间里,衣物散落一地,布莱恩的手指穿过海棠的黑发,她的瞳孔倒映着赤裸的他,他听见她在黑暗中喃喃自语。

 

“Help me forget.”

 

在一切都结束时,海棠伏在他的胸口,身躯微微颤抖,布莱恩不知道她是不是在哭,和相遇时海棠表现出的落落大方相比,此刻的她像是个无处可去的孩子,在昏暗的避难所端着即将熄灭的烛台瑟瑟发抖。

 

“没事了……”

他抚着她的后背,将长发卷在自己手上,他搂着她。

“已经没关系了……”

 

海棠一丝不挂的站在落地窗前,只有街道的路灯稍微照亮房间里面,她的皮肤像是发着黯淡的光,床单皱成一团,有一大半都拖在地面,布莱恩坐在椅子上拿起海棠随便扔在桌上的临时身份证,他看着那张小小的相片,海棠穿着白色衬衫,对着镜头若有若无的笑着。

“明天,我想买点东西。”

海棠说起了话,她的声音十分平静,像是一束冰冷的光。

“我连手机都没有。”

“嗯,我陪你去。”

“还有,公务员考试是什么时候?”

“如果你想……”布莱恩还在看那张相片,好像能看出花似的,“明年十月份。”

“今年十月就够了。”

 

海棠不再说话,把床单全部拽了下来,她就躺在床垫上迅速睡去,寂静的夜晚,布莱恩用指肚摩擦着塑料纸面,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

 

一个月后他们回到三区办理结婚手续,只是去领个结婚证而已,海棠依旧拿着临时身份证,民政局的工作人员来来回回在电脑上对比了好多遍,似乎对布莱恩欲言又止,他们走出办公室时有全息的彩球在头顶爆开,庆祝又一对新人的诞生。

“那边,摇号。”

是三区分配的生育资格,纯概率学问题,俩人商量了一下谁来摇。

布莱恩摇头:“我对小孩子没有兴趣,生育是女性的权利,当然要你自己来做主。”

海棠在屏幕上进行简单的连线操作,那些黑色的线条消失后,一行小小的Congratulation跳了出来,旁边的吃瓜群众立刻开始鼓掌,工作人员拿着礼物走了过来,民政局会给每一位摇到号的夫妻送上礼物盒,通常是婴儿用品。

“……这算是好运气,还是坏运气?”

布莱恩抱着一整套电动赛车玩具走出民政局大楼,海棠出神的望着自己的右手。

“刚才那一下应该去买彩票!”

看来俩人对孕育下一代的事情都没有什么兴趣,海棠捉起布莱恩的手放在她的手腕,布莱恩摸到皮肤下一个小小的凸起。

“基因芯片?”

“抑制排卵的,我都带了好几年了。”

“你居然能搞到这种技术啊。”

“有熟人嘛。”

海棠冲布莱恩挤挤眼睛,挽起他的手臂,两人走在人声鼎沸的三区街道,从那里搭乘空中交通回到出租屋,途中布莱恩听见海棠在打电话。

“嗯,妈妈,以后就用这个号码,终端?我换工作了。”

狭小拥挤的车厢里,海棠摇摇晃晃的站着,布莱恩在此时尽量忽略新婚妻子的存在,海棠的表情比较僵硬。

“具体的等我稳定下来后再说,我不回去,还有,我结婚了。”

结婚个缥缈的词,布莱恩这么想着,他看向窗外,繁忙的空中交通把三区分成地面和空中两个部分,极远处,三区新地标,三区科学研究所的玻璃魔方在空中静静伫立。

“……九区的,公务员,我不想多说,这是我自己的事情。”

放下手机后,海棠重重叹了一口气,她斜过来靠住布莱恩。

“你妈妈?”

“明明平时也不管我,一遇到事情却又装成长辈的样子来对我说教。”

“我猜猜,”布莱恩停了一下,说道,“因为突然结婚的事情?我们要不要去拜访一下?”

“不了,我都多少年没回去过了。”

这大概是母亲布莱恩唯一能得知的关于海棠的过去,她有很多年没回过家,身份证上显示,她是十一区出身的,至于其他……据他俩在九区那段时间布莱恩的观察,海棠至少会说四种语言,并且对绝大多数电子设备,诸如保安机器人,扫地机器人等表现出强烈的兴趣,拿着新买的手机对人家一顿扫描。

“以后也不会回去的。”

“真是固执啊。”

“有些事情是迈不过去的槛……”

又是这种状态,布莱恩看着海棠的侧脸,海棠很快就走神了,虽然总是对答如流,但布莱恩知道海棠在想别的事情。

 

他不知道的事情。

 

布莱恩没再问,他开始了在三区政府部门的工作,海棠就在家复习,其实布莱恩看她也没怎么复习,就头一个星期整天对着电脑刷题,后来干脆白天去电玩城打街机音游,晚上在家打电视机游戏,好不悠哉。

对此海棠懒洋洋的表示:“放心,我尽量不考满分。”

 

这么厉害的吗?

 

海棠偶尔会做好饭来移民署办公室找布莱恩,俩人就在政府楼外简单吃一顿,享受一下午休时光。

有天移民署办公室的十四台电脑突然同时错乱,数据检索不出,来办事的人挤了一走廊,偏偏那天技术人员休假,怎么打电话都不接,中午来送饭的海棠听说这事儿,拿着布莱恩的工作电脑半小时就给弄好了。

“怎么做到的?”

积压一大堆工作的布莱恩只好对着电脑吃饭,海棠坐在旁边拄着头看他。

“让你们的人少拿单位电脑串联分享文件,后台都乱成一锅粥了,我想技术人员是故意不接你们电话的,或者干脆点,换一批好电脑,升级一下硬件软件。”

想让政府铁公鸡拔毛是不可能的了,这件事倒是让布莱恩对海棠有了深一步的理解,会修电脑耶!文科生出身的布莱恩表示佩服得五体投地。

海棠报了政府部门的考试中心职位,本来布莱恩安利她去考电子通讯部门来着,但海棠好像不太乐意。

“你编程那么厉害。”

海棠正在刷错题,她目不转睛的看着屏幕,屏幕以极快的速度自动滚动:“就你们那基础架构,我看着得气死。”

“呃,海棠……”

这时传真机打印出了海棠的准考证,布莱恩拿起来看了看,发现学历那一栏填的十分简洁有力。

 

十四区达姆施塔特大学粒子物理学、超弦超对称学博士

 

“嘿!你都看到了,还不信我?”

海棠回头对布莱恩大笑,布莱恩扑过去抱起海棠原地转起圈圈。

“我就知道我老婆超厉害的!”

“哈哈哈,别撞到椅子了!”

俩人倒在床上,注视着对方的眼睛,房间陷入古怪的沉默,只有机箱风扇发出声音。

“海棠,我有东西要送你。”

布莱恩从背后掏出一个深蓝色戒指盒,打开后里面有一对碎钻戒指。

“你和我结婚,我也没送你什么,说实话,发生得太快了,我总觉得这样不太好,我家也只是普通家庭,没办法给你什么聘礼……”

“可以的,在三区没白呆,都知道聘礼了。”

海棠拿起戒指在手中仔细端详着,她双眼中似乎含了水光。

“我很少收到礼物。”

她靠近布莱恩,用手臂圈住布莱恩的脖子。

“谢谢你,布莱恩,还有,不要在意我的过去,我想重新开始我的人生。”

“我从不在意,也会帮助你遗忘。”

“现在就很好,我很喜欢现在的状态。”

“我也喜欢。”

她这次是真哭了,究竟是什么事情能把一个年轻女人折磨成这样呢?布莱恩不敢去想,他心中涌起一股保护欲,但他不确定自己能不能保护曾海棠,他对她一无所知。

 

海棠顺利的考上了公务员,家里增加了一份收入,俩人终于按揭了一辆车,不用再每天挤公车了,每天一起上班一起下班,也是别人眼中的模范夫妻,只是他们也一直没要孩子,两个人互相依偎着生活。

 

海棠所在的考试中心还是很忙的,一年到头什么样的考试都有,除了会计资格考试外,报名人数最多的算得上是护士职业资格考试了,现场资格审查那几天考试中心外都能排起一公里的长队,最后一天海棠也是忙到下班时间才送走所有考生,她把报名表上的数据条一个个扫进电脑,同一个办公室的同事收拾东西离开了大厅,走廊里静悄悄的,海棠把报名表锁进柜子,听见了脚步声。

一抬头,发现是一男一女的组合,男、男护士?虽然海棠已经见过不少个了。

“怎么才来,我差点都走了。”

海棠把鼠标移到护士职业资格考试客户端上,等着对方送上报名表,这时那个男人说话了。

“是曾海棠……曾博士吧。”

海棠在一年多的工作中偶尔会被路人认出来,但她都用长得太像没办法啦这种借口搪塞过去了,这次她也如法炮制。

但对方不理会海棠,说出了更加惊人的话语,这让海棠在瞬间下定了决心。

 

“世界的真相,你觉得如何?”

 

海棠的眼皮跳了下,她不敢抬头,左手无名指不受控制的弹动。

 

紧接着她整个人落入五维空间,思维随之展开,她办公桌最里面的抽屉有一只西格-绍尔P229手枪,配了10发9mm口径子弹,要把这玩意带过单位的安检门费了海棠一番功夫,她必须把枪拆解,用特殊的塑料包好,再找个没人的地方组装起来,她一直有预感她会用上这把武器的。

海棠把戒指改造成了生物电感应器,连接她的微型粒子加速器,能在短时间内通过粒子对撞产生的能量和被打开的折叠空间跨越至高维空间,在这里有一套特殊的物理规则,子弹并不是射出枪口,而是自然而然的发生运动,因此不会发出任何声音,海棠在高维空间极快的操作着,她把10发子弹分八个方向发射出去,紧接着她被排斥出高维空间,预想内的血流成河的场景没有发生,那10发子弹稳稳停在空中,夕阳的斜光照进考试中心大厅。

 

海棠屏住了呼吸,她耳畔有回忆的风吹过,是达姆施塔特大学的人造日光,是阿亚米特实验室的金属味道,是强子对撞机运转时发出的嗡鸣声,是高维空间第一次在眼前展现的激动感,是从十一维空间归来时的空虚和无力,是T19航站楼折射出七彩光芒的大窗,是布莱恩身体的温度和嗓音,让她深深眷恋。

 

是她向往的平静和安稳的生活。

 

“……”

另一位有着淡金色头发,看起来比在场的任何一人都年轻的人走了进来,他五指收拢,金属子弹在空中被捏成了齑粉,海棠看着这奇怪的三人组合。

“高维空间的礼物吗。”

男女轻松的笑了,海棠瞥了眼大厅一角。

“监控可看着呢。”

“我们已经让它瘫痪了,毕竟,谁也不想看到现在这幅场景。”

“所以,你们有什么事?”

最后进来的那人说道:“我们有事找你,曾海棠。”

海棠耸耸肩膀,“我可不觉得我们有什么好谈的。”

“当然,如果你觉得楼下那个正等着你的那个男人也不重要的话。”

男人把手机界面转向海棠这边,海棠透过画面看见正在车子旁查看手机的布莱恩。

“好吧。”

她最终说道。

“要谈什么?”

“不是在这里,”男人露出一个微笑,“有一个更加隐秘……适合谈话的地方。”

 

海棠跟着奇怪的三人朝另一个停车场走去,她给布莱恩发了短讯。

“你们不是闪婚么,就那么在乎?”

“我说啊,就算你们知道了这些,说出来当事人也不会感觉高兴的。”

“我干嘛要让你觉得高兴。”

海棠坐在后座,她支起下巴,看着窗外熟悉的景色在眼前闪过。

“布莱恩他……”

海棠突然说道。

“难得聪明,却又恰好糊涂。”

 

也许这就是我在乎他的理由,有些话谁都会说,但有些事只有爱你的人才会去做。

 

布莱恩看着那辆车渐渐消失在视野中,他的手机画面还停留在海棠发的短讯界面上。

 

→我有点事,亲爱的,可能暂时不能回家了,你自己要好好的。

 

←我知道了,单位那边我给你请假,注意按时吃饭,不要乱吃东西。

 

→我爱你。

 

←我也是。

 

布莱恩想起那个寂静如水的夜晚,他看见海棠临时身份证上一段手写的文字。

 

We are all capable of seeing with love and acting from the heart——two essential qualities of those who accomplish the selfless deeds that transform the world for the better.

 

回来啊……海棠……

 

我会在这里等你……


转入病历

转入病历

机密等级:B级 因有大量个人信息及本人填写部分,需登记并在工作人员陪同下查阅

 

责任医师人员:    赫本·希 

辅助医师:          达克  

 

病历号【此号码为转入人员暂定编排号码】001

患者正、侧照片请贴在文件最后页

 

基本信息

患者性别:女

患者姓名:曾海棠

患者曾用名(曾用名请标注):无

患者联系电话:0002-xdss2887

联系地址(非家庭地址):③区政府办公楼,14B栋,56层1062室

 

患者职业(曾经从事与现状):曾为③区超弦实验室研究员,现供职政府部门

职业合法性:合法

家庭成员与患者的关系是否融洽:否

家庭成员是否与患者有血缘关系:是

 

出生日期(依身份证件填写):公立2646年11月17日 

身高:164厘米

体重:52千克【104斤】

视觉(是否有矫正):是,弱光

外形特征(依体液分析填写):

体内含有最多①①区与①④区住民特征,少数⑤区特特征【总共不超过3个区号】

表现为①①区本土人种身高体型①①区发色、瞳孔等细节【黑色直发,黑色瞳孔】。属①①区显性基因明显者。

 

①区 政府所在区

②区【中国南方】淡金头发。金色瞳。皮肤白或黄。体型偏小或中等

③区【中国北方,天津区域】棕色头发。蓝或棕瞳。皮肤白或黄。体型中等

④区【中国西南】黑色头发。棕或黑瞳。皮肤黄或较深。体型中等。

⑤区【俄罗斯】淡金色头发。蓝或金瞳。皮肤白或黄。体型中等或高大。

⑥区 军队驻扎区

⑦区 政府管辖区

⑧区 政府管辖区

⑨区【英国】棕色头发。金或棕色瞳孔。皮肤较白皙或黄。体型中等

⑩区 无人区

①①【中国北方,东北区域】灰色头发。棕或黑瞳孔。皮肤白或黄。体型高大

①②【中国新疆】红或黑色头发。棕或黑瞳孔。皮肤较白。体型高大

①③ 无人区

①④【德国】棕或黑色头发。棕或黑瞳孔。皮肤较白。体型高大

 

是否婚配:是

配偶:布莱恩安萨

配偶性别:男

配偶出生日期:2643公立年

配偶从事工作:⑨区驻③区移民署办事员

配偶从事工作是否合法:合法

 

患者有无过敏史:有

出现症状:呼吸困难,严重荨麻疹外征表现

 

患者个人填写部分

爱好:折纸,打碟

自我性格分析:脑袋里有三个声音,其中两个比较清晰,另一个总在嘟嘟囔囔

自我评价:中上,自我肯定

自我评价结果解释或原因:至少在填这张表的时候,我还没有作奸犯科,只想做个好人的情感异常猛烈。

 

责任医师填写部分【请患者代笔填写】

是否肯定患者对自身的分析:肯定

请详细解释:自我认定情绪强烈,产生部分焦躁心理,可自我缓解

是否进行干预治疗:否

干预效果评定:无

 

以上记录是否为患者本人填写:是

患者签字:曾海棠                 

医务人员签字:达克、易芬、赫本·希               

记录员签字:尼尔

记录日期:2673年6月16日

 

总结一下:

学生时代是智商标杆,22岁进入政府管控的超弦实验室,在观察高维空间时得知了大陆污染的原因和过度净化的后果,突然绝望,以想结婚为借口,25岁时从实验室辞职,在前往⑨区的旅行中结识了布莱恩,两人迅速领证,并最终考入③区政府,成为一名普通科员。

现年27岁,血亲只剩母亲,母亲住在⑤区的养老院,海棠定期打钱过去,平时只偶尔通视频电话,和布莱恩家那边不熟,人际圈比较窄,布莱恩也刚到③区不长时间,平时基本就是过二人生活,布莱恩跟海棠学打碟海棠跟布莱恩学做英国菜啥的。

和布莱恩闪婚十七个月了,布莱恩不太清楚海棠的过去,只觉得我老婆会修电脑简直厉害得飞起来。

海棠有一只西格-绍尔P229手枪,她眼神一般,弱光,远距离瞄不准,近距离还容易被缴械,战斗力属于我尽量不拖后腿级别。

擅长写代码,曾经为要不要黑进单位食堂系统从而白吃白喝进行过良心的挣扎,虽然物理数学不分家,但似乎完全没有理财的概念,与其说是败家,不如说是及时行乐,布莱恩不反对海棠这样。

大概是25岁之前透支了人生的勇气和想象力,现在海棠表示“我只想做个好人”。

并不擅长魔法(科学侧的人物),如果有一点特殊能力大概是可以透过高维空间侦查周围(自带小地图的女人,可以在复杂地形策划逃跑路线,也是活体CT以及核磁共振仪),六维已经是极限,再往上会引起不良的身体反应,理论上可以在时间轴上进行移动,但本人“我又没有穿越过时间,怎么会知道如何穿越时间”的说法也十分可信……


回顾到这儿的时候突然想到一个《萨锡外传》里的细节,小时候的希洛克在课堂上吐血晕倒,第一个冲上来救他的是……雅诺叔叔😂
虽然爱德华说请雅诺治好希洛克,但雅诺十分认真,身为枢机主教和教皇派准一把手还跟着希洛克去课堂,这明显超出雅诺的一般事务范围了,同样的情况,雅诺消了齐格飞的记忆后可再也没管过齐格飞。
果然和爱德华一样都是亲爹党……十年后为了让希洛克知道真相,雅诺把命都豁出去了,你说他图啥。
外冷内热的雅诺啊,似乎从没拒绝过爱德华的请求,真是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难怪爱德华死前要把俩孩子托付给雅诺,而且这俩人还都把萨锡当工具对待……
反正我蛮喜欢雅诺这个角色的,一个真正的长辈形象,有点毒舌,深谋远虑,教育起希洛克来不遗余力,作为“父亲”的柔情也是满满的虽说是后爹吧……只是叛逆的希洛克在最后才醒悟,这对“父子”的感情都融在格奥尔格袭击慰灵仪式现场时的那两句对话里了。

“你的盾牌是装饰着好看的吗?!”

“雅,雅诺,你流血了……”

人生总是有很多遗憾的~~对于希洛克来说,爱德华和雅诺都是他的遗憾,而且因为这俩爹都是不求回报型,导致希洛克更加愧疚了😂真是造孽啊!

稍微找回点感觉了

写完夏佐后打开第三部被shock到,这是谁,这在哪儿,我在写什么?静下心写了五千字后终于找回爱德华外传的感觉了……